精工GS的一項涉及風格:用正裝表的靈魂來設計運動表

王老師 2021/09/19 檢舉 我要評論
 

腕錶天天換,老王帶你看,關注老王,帶你一起看更多手錶知識

 

GRAND SEIKO 2019年推出的全新Tokyo Lion運動表,它的設計思維與陽剛的風格跟過去我們熟知的GS截然不同,然而背後的設計精髓卻是繼承過去十年經驗而成。

正裝表溫文儒雅,運動表剛毅強悍,這兩個截然不同的風格與設計思維,在GS設計師久保進一郎的融合下,創作出2019年GRAND SEIKO全新的Lion系列運動表。

這次藉由資深鐘錶評論家Kyo的角度與採訪經驗,來看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對我來說所有的表都是正裝表。」 聽到SEIKO的設計統括部主事久保進一郎這麼說的時候我非常意外。

算算這已經是我第四次採訪久保了,之前每次訪談的話題都圍繞在運動款式上頭,據我所知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幾乎都是運動表,在我心中擁有這般形象的設計師做出如此發言對我來說那反差感自然是強烈之極,就好像聽到NIKE的設計師說他覺得所有的鞋子都是牛津鞋一樣。

久保進一郎的職位是SEIKO的設計統括部主事,雖然過去設計過的作品最為人所熟知的幾乎都是運動款式,但其實目前GS旗下包括正裝表在內的所有產品基本上都是由他統括的,並非僅限于運動表。

GRAND SEIKO正式開始發展運動表差不多要等到2016年黑陶瓷款推出以後,在此之前我們只會偶爾在他們的產品線中看到零星幾支具備運動規格或是運動風格的款式,比如說Spring Drive的計時碼表或是幾種不同版本的潛水錶,而這些正好也都是出自久保的手筆。

我把他的這些作品從2005年開始一支一支拿出來問他,想知道他是從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在做運動表的,結果他的回答都是沒有,沒有;GMT款的夜光是為了對應機艙昏暗的環境,計時碼表他也只想到要盡可能地讓指標貼近刻度,對他來說他不過是在為新加入GS的特殊功能規劃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而已,設計出一支運動表真的不是他的初衷,「因為對我來說所有的表都是正裝表。」

7年推出的Spring Drive計時碼表一般都理解成是GS最早的運動款式之一,畢竟計時碼表長久以來都被認定是運動表,不過對久保來說它就只是「多了計時功能的GS 」而已,設計時的考量也都集中在計時秒針要盡可能地逼近面盤邊緣的刻度、按把的面積要設定在最好按押的大小這些機能性的問題。

跟著他的脈絡一路走下來我好像真的被他說服了,仔細想想如果只是為了滿足實際的機能需求的話,時下絕大部分的運動表其實都過度設計了,一支表做得斯斯文文地同樣可以搭載強大的運動性能啊,而且這種方法論也很符合GS一貫的哲學。

不過如果一直這麼擇善固執下去的話今天我們可能不會看到黑陶瓷運動款、9F的」Tough GS」或是最新的Tokyo Lion,而這一切的轉機應該要從2013年推出的GS防磁款開始說起。GS防磁款擁有40,000-80,000A/m的高抗磁規格(視款式而定),然而比起機能性它更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它的外型,這款立體多邊形切割的造型重新詮釋了我們熟悉的SEIKO Style,相較于之前幾個外邊認為已經具備了運動風格的產品,防磁款算是GS第一次有意識地對SEIKO Style提出了新的見解。

2013年推出的防磁表款是久保第一次有意識地設想了使用者的配戴情境而大幅修改了表款的外型,而這種立體多邊形的切割方式也成了往後GS正式開始發展運動系列時的基本設計項目。

當然對于這款久保仍然有他的一套發展軌跡,他是考量到會需要防磁表的工程師或是專業人士他們工作場域的情境才設想出這樣有棱有角的輪廓的,然而這個造型卻的的確確為GS帶來了一個新面貌,而這種立體多邊形的切割線條也實際影響了往後推出的高振頻潛水錶、Tough GS以及Tokyo Lion。

以Tokyo Lion為例,這是一個相當有野心的企劃,它企圖展現的是GS整個品牌的世界觀,因此才會採用了獅子的意象,而在具體設計上他們沿用了立體多邊形的方法巧妙地將獅掌轉化成錶殼,四角一刀削下的大面積平面則傳神地揣摩了獅子的指爪,不論是實質的造型輪廓還是這種剛正的線條所傳達出來的氣質都相當生動地體現了他們一開始設定的主題。

到了這個地步GS運動表的設計方法算是已經發展完成了,但這麼一來「所有的表都是正裝表」這句話還算不算數?

我想在久保的心理仍然是這麼相信的吧,你聽他在解釋這套錶殼的時候不斷強調它看起來巨大帶起來卻很貼手、為了達到這點多修了哪一道切面、錶帶又該怎麼裝、而實際生產起來表廠那邊會有多麻煩……,這些屬于正裝表的煩惱始終徘徊在他腦中,聽到這裡的時候我才逐漸開始理解,所謂的「正裝表」對他來說可能是一種更內化的價值觀。

Tokyo Lion系列三款都采限量應市,但未來不意外的話,應該會獨立發展成單一產品線。

 

我是老王,我在下期等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