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同款】勞力士「冷門」系列,會成為下一個迪通拿嗎?|內附選表秘笈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不管你看不看球,你一定聽說過梅西這個名字。

截至2021年,這位奪得過6次金球獎、6次世界足球先生、6次歐洲金靴獎、8次西甲聯賽金靴的世界頂級足球運動員(同時也是這些獎項獲得次數的最高保持者),年薪3500萬歐元的超一線足球運動員,剛剛經歷了人生的最重要時刻之一:

13歲加盟巴薩,為球隊效力21載的梅西,在這個月離開了陪伴自己三分之二人生的老東家巴賽隆納足球俱樂部,轉投巴黎聖日爾曼。

不過今天要聊的並不是梅西。

8月10日下午,梅西乘坐專機抵達巴黎Le Bourget機場,第一次以這個城市的「打工人」身份公開面見媒體與粉絲。他身穿印有「ICI C’EST PARIS - 這裡是巴黎」字樣的T恤,帶著梅西式的親和友好笑容,向聚集在此處的鏡頭們揮手。

很多人都注意到:梅西的手上,換成了一塊此前從未佩戴過的新表——

勞力士Yacht-Master遊艇名仕系列126655。

幾年前的中國,公眾視野中能看到的「私人遊艇」並不多,而它所象徵的極富階層,似乎也只能在香港澳門臺灣地區富商們的故事中一窺究竟。

當然,那個時候也不是說中國人沒錢玩不起,只是大陸的私人遊艇項目尚且沒有特別普及,又受到地理條件(畢竟國土太大了),航道法則、停泊制度、補給等配套設施的制約,以及對於這種生活方式的瞭解或認同度不高等原因,私人遊艇,並不是常見的存在。

不過,隨著新富一代的誕生,以及各方面配套設施的完善,私人遊艇在大陸,已經不是個多麼稀罕的玩意兒。

想象一下馳騁在海洋上的快感,神秘而自由,雖然大航海時代已經遠去,但男孩和男人們對航海的嚮往,可能永遠不會停止。

而航海與勞力士,也一向有著不可分割的羈絆。

勞力士情迷航海,從1950年代就開始了。

當時勞力士除了與全球知名遊艇協會合作,贊助了多項大型帆船賽事,最重要的是,還真金白銀支持先鋒航海家探索新航道,可謂是身體力行地在支持著航海事業。

於是,順其自然的,在1965年,勞力士曾嘗試設計了Yacht-Master原型,僅少量生產,錶盤上面寫著「ROLEX COSMOGRAPH YACHT-MASTER」。

Yacht-Master的原型,錶盤上為什麼會有Cosmograph字樣,我們後面會講到

為什麼是1965年?

上世紀60年代,走出戰爭陰霾的全球經濟迅猛發展,極富階層的出現自然催生了遊艇產業的迅速發展。彼時光是美國的遊艇總數,就已經超過了1500萬艘。

這是什麼概念呢?

1965年,美國總人口數是1億9000萬人,也就是說差不多每13個美國人,就擁有一艘遊艇。

而當時,美國正是勞力士銷售的最大市場之一,所以勞力士在設計研發「遊艇」系列,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時機非常成熟。

然而,這款腕表並未實現規模量產。

1964年的首款迪通拿,勞力士旗下首款帶有測速刻度的計時碼表,錶盤上加入了「Cosmograph」,以紀念佛羅里達州的迪通拿國際賽道建成

在當時,遊艇運動中最吸引眼球的無疑當屬帆船賽,而這是一個強調「速度」的運動,所以勞力士理所當然地採用了主打計時功能的迪通拿的思路,設計了這款計時Yacht-Master原型。

不過那個時候,迪通拿並不像現在這樣暢銷,又不像水鬼一樣可以做到全方位防水,各種各樣設計層面的原因,使這款計時版「Yacht-Master」前身在產品定位上略顯雞肋——用今天的話說,實在找不到「賦能」的地方——因此並沒有正式實現量產。

而當1992年勞力士重啟這個系列,並第一次正式推出遊艇名仕型「Yacht-Master」腕表時,他們與航海的羈絆,已經存在了將近半個世紀,這份紀念,可以說是非常姍姍來遲了。

摒棄了1965年的迪通拿范本,量產的初代Yacht-Master遊艇名仕變成以水鬼為設計靈感,去掉了過於「運動」的計時功能,從使用場景的層面實現了從「帆船」到「遊艇」的技術升級。

事實上,在推出之始,Yacht-Master也一直被外界認為是水鬼「潛航者系列」系列之外的豪華升級版。

初代 Yacht-Master 採用了和水鬼同樣的cal.3135機芯,在設計外形上也同出一轍,有著出色的防水性能(與原型相比),並帶有鐫刻60分鐘刻度的雙向旋轉外圈,能幫助帆船運動員計算通過兩個航標之間的時間,還能記錄完成特定任務,如換帆或者收帆所用的時間。

雖然都是計時,初代量產版放棄了原型所追求的精確到秒的強運動功能,只提供以分鐘為單位的粗略計時,顯然勞力士對遊艇名仕這個系列的使用人群和使用場景,有了全新的定位。

這個設計思路的變化,從所使用的材質上更是顯而易見:

Yacht-Master的首款黃金遊艇名仕型16628,採用18K金製作而成,配備40毫米蠔式錶殼,三重表冠,防水深度100米,內搭Cal.3135機芯,上面鑄有標記為60分鐘的雙向旋轉計時表圈。錶盤設計與其他勞力士Oyster Professional手錶相似,除了由圓形、矩形和三角形所組成的時標外,更裝配了品牌標誌性的「賓士針」,以及位於三點鐘位置的日期窗及表鏡相應位置的「獨眼巨人」凸透鏡。

一句話,能用上的特徵全都招呼上,然後再換成全金。

除此之外,Yacht-Master 16628還提供了三種可選的珠寶錶盤,分別以紅寶石、藍寶石和黑瑪瑙裝飾時標。這炫目的配置玩法,一下又與初代的原型水鬼潛航者系列拉開了距離。

這款Yacht-Master 16628,一直生產到2011年左右。

經過多年演變與推陳出新,Yacht-Master在材質、尺寸和機芯上,都做過不同的調整。

而最大的調整,莫過於其功能性及設計思路的變化,原始設計版的Yacht-Master強調計時功能,是為遊艇——具體來說是帆船比賽進行設計的、不折不扣的運動表;而演變到梅西手上的這塊Ref.126655時,已經去掉了讀秒計時功能,不再具有強運動特性,變成了更適合日常佩戴的大三針,也離勞力士暢銷的表款也越發接近了。

回到開頭。梅西手上戴的這款是2015年推出的Ref.126655,直徑40毫米,玫瑰金搭配陶瓷表圈,並採用了名為Oysterflex的專利錶帶。這款錶帶外層是高性能橡膠,內裡是超彈力金屬片,比傳統橡膠錶帶更耐用。同時膠帶搭配金表的設計,既不會顯得過分浮誇,反而還多了幾分少年心氣,隨時隨地散發著「富貴運動」的自信。

這款Yacht-Master目前公價人民幣203,200元,約等於25,000歐,而梅老闆本次轉會後,是稅後年薪3,500萬歐元。

所以這塊Yacht-Master和梅西現在的工資相比,連個零頭都算不上,可以說是相當低調了。

要知道另一位天之驕子C羅,隨便開個記者招待會,手腕上就是一塊勞力士彩虹迪116598,而彩虹迪的公價我們評論區見…

那麼,如果想買一塊Yacht-Master,你該這麼選呢?

在回答那個問題前,我們先看看另一個問題。

首先,什麼樣的人戴Yacht-Master?

對於這個問題,美國人民有個特別異口同聲的答案。

在21世紀初的常青劇「好漢兩個半 - Two And A Half Men」中,查理・辛飾演的男主角查理,手上一直佩戴著Yacht-Master。他在劇中的角色設定是一個商業廣告配樂人,不用朝九晚五工作但卻可以大把大把地賺錢,他的生活基本就是美女與派對,無它。

說白了:有錢有閑,會賺會玩。

有趣的是,查理・辛與Yacht-Master的緣分不止如此.在劇外,他也儼然一副Yacht-Master官方代言人的模樣,戴著它出現在各種社交場合。儘管已經無從考證,劇中他的Yacht-Master究竟來自查理・辛的私人物品,還是劇組為了人設而準備的道具,反正在此之後,查理・辛的名字的確和Yacht-Master緊緊地聯繫在一起了。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人是Yacht-Master的粉絲。

馬克・沃爾伯格勞力士遊艇名仕型116621

《變形金剛》和《泰迪熊》系列的主角,貧民區長大的苦孩子,最早是和Kate Moss拍CK內衣廣告嶄露頭角。今年50歲了,身材還是沒得說,他選的這塊是間金的,搭配巧克力棕色錶盤,奢華中透著一些百搭。

大衛・貝克漢姆遊艇名仕型16628

相對於馬克・沃爾伯格的穩健,貝克漢姆的選擇更凸顯個性。他戴的這塊是珍珠貝母錶盤的,which means作為天然材料,你再也找不到一塊一模一樣的錶盤。

而為了搭配自己標誌性的阿美哢嘰穿搭風格,貝克漢姆還放棄了原裝的18k黃金錶鏈,換成了一條富含油脂的皮革錶帶 —— 金不金的沒那麼重要,就任性。

但不得不說,這種黃金+皮帶的玩法,對於一個身價幾十億卻酷愛美國農民打扮的英國紳士來說,非常貝(ye)克(gong)漢(hao)姆(long)。

布魯斯・威利斯遊艇名仕型126622

另一位老牌硬漢的選擇,同樣透著濃濃的個人風格。布魯斯·威利斯手上的這一款是Yacht-Master系列的最新款式之一,採用合金「Rolesium」,搭配深色錶盤,錶盤上裝飾與秒針呼應的冰藍色的「Yacht-Master」字樣,整體散發的就是一種「我主演過科幻電影」的感覺——反正就是一定要跟別人不一樣,即便自己也看不出這塊表到底哪兒更好。

「Rolesium」這個材質的來頭同樣不小,它是由勞力士獨家研發的905鉑金及904L鋼混合製成的合金材質,可以說是獨家+獨家的超獨家產物,而「Rolesium」的首次面世和唯一運用,都只存在於 Yacht-Master 系列的表款。

然而對於二級市場來說,這樣的研發純屬自嗨。客觀事實是,即便把首發和唯一性都留給了這個一直沒火起來的Yacht-Master系列,也無法讓它和那些早已溢價超過一倍的全鋼款迪通拿和綠水鬼們相提並論。

瑞士人做表講究傳承,勞力士更擅長「近親繁殖」,講究的是1+1大於2。

從水鬼到迪通拿,作為翻身鹹魚們掙到第一桶金後第一個想到的品牌,擅長將各種工具表製造得極致精准化的勞力士,在有限的產品線裡提供了豐儉由人的選擇:幾乎每個系列都能找到從全鋼到全金全鑽的浮誇之王。說它貪婪也好,說它深諳人性也罷,事實是到頭來沒幾個人能逃出「多勞多得」的真香宿命。

而曾經的Yacht-Master,沒有迪通拿搶手,沒有綠水鬼瘋狂,是勞力士中唯一不用排隊(雖然專櫃裡也沒有)還沒有溢價的表款;不過從這個夏天開始,它的命運將會改變——或許就像一位擁有遊艇(手錶,謝謝)的朋友所自誇的那樣:窮人才玩水底下的(潛水表),水面(帆船表)上的才是真豪。

就像是幾年前知乎上有個並不熱門的問題:梅西30歲以後會怎樣?

有個看上去所問非所答的答案是:勞力士戴十年還是勞力士。

或許現在這個答案可以更新了:既然「貝嫂」和「余文樂」都可以被民間勞粉們用來命名特定的勞力士表款,為什麼「梅西」不行?有些勞力士戴十年還是勞力士,但「梅西遊艇」,很可能會是下一個迪通拿。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