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微繪是一種擁有「靈性」的工藝

王老師 2021/09/25 檢舉 我要評論
 

腕錶天天換,老王帶你看,關注老王,帶你一起看更多手錶知識

 

盧梭在《愛彌兒》中曾經說,在人類所有的職業中,工藝是一門最古老最正直的手藝。它在人的成長中功用最大,它在物品的製造中通過手將觸覺、視覺和腦力協調,身心合一,使人得到健康的成長。而在這超時間、跨領域、跨時代的技藝裡,有著世代手藝人的堅守與專注,他們拾起身體和工具的記憶,觸摸那些有真實代入感的生活。相較于機器化大生產來說,手工更能表現出產品的靈性,物件的每一處細節都是匠人們精心製作的。這其中有匠人的設計,匠人的汗水,還有就是匠人的靈魂。

很多玩家問過我,為什麼在高級製錶領域,以手工打磨、雕刻的腕表比機械化生產的要好呢?我想說這就是手工藝獨特的「靈性」吧。例如在製造機芯時,需要有一個軸和一個孔相配合,採用機械化生產的零件一般會將這些配合關係簡化成某一個配合公差,批量製造軸和孔,每個單獨的軸和孔之間的尺寸是存在細微區別的,配合的鬆緊程度也有不同。而採用手工生產打磨的零件,可憑藉製表工匠豐富的實踐經驗來控制軸孔配合的鬆緊,單獨製造軸和孔,並在裝配過程中修配可能出現的差異。

製造時經過人為細微的調整、精心對待的產品,是機器化大生產無可比擬的,匠人之手精心打磨的鐘錶,被賦予了獨特的靈魂。為此一代又一代的鐘錶匠們不斷和傳承和發揚著那些經典的手工技藝。

即使在機器化生產十分發達的今天,它們仍不可以被機器所取代。究其原因在于工藝過程複雜且繁瑣,某處細節的製作就可能就要花費數周甚至數月。大明火琺瑯正是如此,其打造出的錶盤色澤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輕易改變。工藝對燒制時的濕度、溫度等條件都有苛刻要求:其中爐火溫度就必須保持在1000攝氏度,才能實現獨特的色澤和亮度,哪怕出現極為細小的裂痕也會前功盡棄,嚴苛標準燒制的錶盤無論歷經數十年甚至是上百年仍歷久彌新。

除了大明火琺瑯,錶盤製作中另一種充分體現「靈性」的工藝就是微繪。這種工藝源遠流長,以其藝術創造的精確和經久不變的迷人外表著稱。微繪圖案均由工匠手工描繪而成,因此每一枚錶盤的紋理細節都是獨一無二的。實現這樣的作品絕非易事,在經驗豐富的工匠大師借助顯微鏡的幫助下,先描繪局部後進行燒制才能繼續描繪下個部分,往往需要重複數十次獲得理想的成品,最後再覆上無色透明釉以增強圖案的立體感。由于製作微繪琺瑯錶盤的工序費時費力,如今還在堅持這項工藝的品牌屈指可數,雅克德羅便是其中的代表。

由雅克德羅打造的微繪腕表,與大明火工藝相結合,比起純機器生產的錶盤更精緻獨特。錶盤的每一處紋理細節都獨一無二的,從線稿的細緻勾勒,到色彩調配,細節之處體現著獨特與珍貴,方寸之間蘊含匠心精神,其價值自然也會比流水線的產物昂貴,這也是高端製表品牌堅持手工製造的意義吧。

正如很多表友認為,買表不僅僅在于表款本身的設計,更多的是腕表所賦予的內涵。人們喜歡手工藝,其實就是追求心中的「情節」,保持心中的那份固守。一枚具有靈魂的腕表,不僅注重「內在」打磨,「外在」也要同樣講究。錶盤作為鐘錶重要的組成部分,一直以來都扮演著「臉面」的角色。腕表是否足夠吸引人,很多時候取決于「看臉」。在雅克德羅微繪系列眾多表款中,微繪老虎時分小針盤令我頗為讚賞。老虎在中國文化中是名副其實的「百獸之王」,象徵著權力和勇敢。將老虎佩這一意象佩戴于腕間,相信也會令佩戴者獲得十足的信心。位于紅金錶殼中的老虎,橙色和黑色皮毛及綠色虎眼,透露出百獸之王獨有的威嚴。老虎的每根毛發都濃密順滑,需要借助顯微鏡悉心描繪,這一切全靠工匠大師的雙手完成。

皇家白虎作為極其稀有的物種,如今在自然界中已經難尋蹤跡。在另一款白金錶殼和黑色錶盤所呈現的冰藍色眼睛白虎,以畫刷描繪的虎眼精細而又炯炯有神,可謂是畫「虎」點睛之筆,讓黑白色調為主的錶盤更添活力。精細入微的虹膜和瞳孔無論從什麼地方觀察,都能感到老虎如影隨形的目光,細節之傳神令人稱讚。

比起冰冷的工業產物,手工打造的腕表能更好的傳承經典工藝,因其擁有與眾不同的細節而顯彌足珍貴。這些注入工匠大量心血的作品體現著「靈性」,每一款都在講述獨一無二的故事。正如「記錄時光,訴說故事」的座右銘般,雅克德羅各系列表款皆可接受定制,以手工打造的專屬表款會通過每一個細節訴說情懷、再現回憶,我想這種人文情懷正是機械化生產所無法超越的。

 

我是老王,我在下期等你

 

用戶評論